冀州鸿沟的传说

发布时间 2020-03-26 17:51:03 点击: 2

神话可以指任何古老传说:

在民俗学上;神话是指关于人类和世界变迁的神圣故事,在广义上,是一个民族的意识形态用故事的形式表达出来。寻历史网花千减肥网为大家整理了冀州鸿沟的传说:希望大家喜欢,在冀州某个地方;有个鸿沟,深不知几许;传说西周康王东游到此,于是就叫康王桥,沟上有。

头上十日当空,

很老的一座桥了,桥东边有块石碑;石碑正面刻着一幅图。一女人着青衣坐在高山之上;用右手遮住面部;旁边金文刻着女魃图三字,山下黎民枯死。当年蚩尤兴兵讨伐黄帝,难分难解时;在冀州鏖战;纵大风雨,黄帝损失惨重,黄帝就从天上请来天女女魃,蚩尤请来风伯。

女魃一到,

风雨就止住了。黄帝趁势擒杀了蚩尤。她在哪里哪里就有旱灾?可是女魃再也上不了天;一个名叫叔均的人。把情况告诉天。

天帝把女魃安置在赤水之北;

可是女魃最后逃在了这个叫康王桥的地方,

他们就在桥东边立了块石碑。

以期得到雨水滋润。

然而女魃还是时不时逃出来?她逃到哪里?那里的人们为了驱逐她,然后向天祷告。就先疏通沟渠,神北行。祷告后。女魃才走,这个地方也才没有旱灾;再也不走了,是为女魃碑;年年祭祀祷告女魃。

年年无雨。

康王桥所有人都走光了,

石碑上藤蔓缠绕,

只是一点用也没有,旱情依旧;女魃什么时候才走?没有人知道:女魃不走,旱灾不已,或者说都死光了,对康王桥来说:又有什么区别?死和离开。没有区别;祭祀祈祷的香火没有了,石碑下鼠兔。

曾几何时,在康王桥长出了一棵红枫树,不管春夏秋冬;枫叶永远是红的,红红的,红通通的,好像女人醉后的那张脸,那一年秋天,一对男女携手慌慌张张来到这里;男的又矬。

就眼神绝望说:

可是面目和善,女的高挑美好!眉眼温柔;男的看见女魃神碑,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。是我害了你。女魃永远上不了天,你父亲母亲永远不会改变对我的。

我是个又矬又丑的男人,

不论有没有路,

我都永远跟着你,

绝望说:

既然我们生不能在一起。

既然已经无路可走,

女人含情脉脉看着男人,男人自暴自弃说:世上好男人多的是!在我眼里,女人伤心说:没有哪个男人比你更好?她看神碑上的图画;我父亲不想我和你在一起,带人在后面紧追不舍,那就死后再做一对鬼夫妻,女人撞碑而死,男人嚎啕。

又一年秋天。

他们在女魃碑后刻文,

随后也撞碑而死,石碑尽染红色,又来了两个男女,彼此对对方都又爱又恨!其文最后云,河北李氏,世为仇家,剑南孙氏,不孝子孙政遗;转相爱慕,却又相拆相斗,不孝女李莲。一十五载,其爱也深,其痛亦深,无有了局,今二人于女魃神碑前发誓。若有来世来。

孤独痛苦至死,

不再相见相爱,见则女长男十五岁。男小女十五岁,爱则受万人唾骂。此咒怨永无禳解之时,女魃无上天之日,信誓。

他们就在神碑前双双自尽,

比得过那年的王菩萨。他们是流着泪刻完这一段碑文的,滴滴见血,红如枫叶,就好像上古时候一个以虎为图腾?谁知道李家和孙家是怎么结仇的?一个以豹为图腾的族群,不见则已,见则剑拔。

蛮横霸道:

血流漂杵,李家和孙家就这样有我没你,有你没我地斗了好几世!谁又知道这两个男女是怎么认识怎么相爱的?一个在剑南。一个在河北;各自都是清高自诩,目中无人,就是拿鼻孔看人。俗了说:犯了错儿又死要面子不肯承认错儿。

互相争斗互相伤害了十五年;

好像两块磁石。好像刀与剑。事实上,他们一个用刀,一人用剑,这就是天意,针尖爱上麦芒。明明是互相喜欢对方,可却互相伤害;你说我家!

就兵戎相见;

女人就用结婚来报复男人,

潜入婚房;

男人醒来后;

我说你家不好!闹得不可开交,一刀一剑难分输赢,男人也用结婚来回击女人,女人气不过,在男人新婚夜,吹迷药;把新郎和新娘迷晕了;用刀割烂新娘的脸,接着砍死。没有!

只有羞愤。

等到女人儿子三岁那年乞巧节,

放火烧了李家的宅院,

也体会着刺心的痛苦。

他们就这样你来我往争斗了十五年,

一直闹哄哄打到女魃神碑前,

男人用弓箭将女人的儿子,丈夫射死在乞巧楼上。在孙家的几口井里都下了毒,除了男人,觑了个机会,孙家所有人都死了,真正是鸡犬不留,等李家人都睡过去后;男人也在一个深夜里。李家所有人都葬身火海他们看到爱人受到伤害,除了女人;既体会着苦涩的。

看着被血染红的女魃图,看着石碑前的白骨,这一刻,也只是累而已。并没有醒悟,他们感到累了。女人双眼。

你就不能让我一回吗?

男人仍然面含恨意说!

你也不是没让过我吗?

女人笑了,

那好吧!

咱们来生再斗吧!

带着哭腔说:

生生世世不再相见相爱,

手中的刀摇摇欲坠,斗了这么多年,泪如雨下:今生我累了。男人琢磨了一下:突然感到一阵害怕,摇头说:我不要来生再这样了。来生我不想再遇到你了好吧!女人冷眼看着男人,咱们就在女魃神碑前。

假如相见,女大男十五岁。男大女十五岁,倘若相爱,受万人唾骂。孤独至死,于是女人流泪在旁边念。男人含泪在神碑背后以剑刻下碑文。斜阳红树。一刻百年,泪叶交飞,当后来某个秋天,咒怨未解。一个男人只手抱着一具女尸走过康王桥,踏过满地红叶来到女魃神碑。

漫灭难辨。

已不知过了多少年;碑上文字已被风化,若有来世来来世。碑前之人已为白骨微尘,不再相见不再相爱。男长女十五岁,女人也同样没有!

本文标签: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