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拔五千的荒茫

发布时间 2020-03-20 18:58:03 点击: 7

沐秋雪,

那微风里的红枫和最后一抹夕一一倒映在了古老村寨的秋岚,

走进群山;一路东行北去,亲近大山一精一魄,倾听秋林私语,踏秋荒。我在深秋的祭唱里。啜饮一觞甘泉;一人独行――书生题记当暮光透过一枚银杏叶的金黄。我凝眸仰视的心情已然开始疼痛,古道苍凉,长街无人,那来自青葱岁月的又一次偶然清晰;我听见你轻一盈的脚步和心跳在我身后。

海拔五千的荒茫。

细碎冰凌飞白了我的发鬓,

山林尽染,笼在雪域天光里的是我此时拥有的虚空。佛塔就在眼前;经幡拂过掌心,我入定的身影已经远行。云层眠在我粗糙的额头,或驻或行。或前。

我闭眼听命于神的旨意,垭口冰冷,静止的遐想,那里曾经隐藏着自己在今世不可知的真相。我躯体热血的温度熔化成了茫茫雾霭,一场夜雪覆盖了半部山顶洞人的希望和传奇。河岸冷杉炫目的鲜黄,可是我祖先昨天的肤色;我在秋一一燃起的色彩里。搜寻着自己继承的。

悠然吟唱着自己在春夏间酝酿的诗句;灰白的羊群流一浪一在唐宋秋思的曲调里。那些淌过松根的一路清泉,正是我今生挥霍不尽的。

音乐之光。

我用一根壮年的青丝校准了天边一弯新月的琴弦;熟悉的旋律还在演绎我梦境里的另一场风暴。在我没有觉醒之时就已洒落在我热泪的。

夏日黄昏云层的光火里;春花柔软地开放,苍生和触手可及的星辰;海顿的牧笛―已闲置在夜色的牛背;那若隐若现的一束光明里有我最真实的。

黎明之前的暗影;

而我的过去比现在更加孤寂?

是光一一和记忆的背叛吗?你终于面向山谷红林释放了辽远的一声呼唤。在那绵长的回音里,河流回溯,落叶飘回枝头,你的眼神和容颜跟从前一样年青。

女儿国的梨花在昨夜开始凋零,漫山遍野的霜叶就已映红了我的忧伤,那是思念之泪的绚丽。是数个时辰里杜鹃啼血的祭典;世故之河从此默默奔流。不再用情;我离开自己不太遥远,我只回到了那些画板颜料还没风干。琴音还未平息的河谷。悬挂着一个世纪青春的萌动。还是那一坡丰一腴的秋草,留传着当年那句和流云一样无意的诺言,还是那一株斜插崖上的红枫,在放空自。

又一次停留在那雪封的山颠,

还是那从前的故事;沉睡不醒吗?我在现实的归途。我将学会象四周雪山一样孤傲地。

本文标签: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